第1章 没把你伺候好

作者:言多bi池。|发布时间:2017-10-21 01:43|字数:1551

  痛病缠身,我已经有很多天都没下床。

  浑身骨头成了一块块脆玻璃,动一动,连皮肉都带着痛。

  但今天,就算再晚,再疼,我也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

  在外出差三个月,今天他要回来。

  季晨远开门,首先入眼的是他那双永远修长笔直的双腿。

  然后,再是他的腰腹。

  衬衫衣角装在裤头中,硬实的腹肌若隐若现。

  直到瞧见他那双深邃沉着的黑眸。

  黑眸如这夜,寂静又沉凉。

  “喝酒了?蜂蜜水要不要?”我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自然一些,“饿么?我给你煮点小面?有现成的哨子,我今天才……”

  他把臂弯里的西装扔在沙发上,伸手把我揽过去,在我耳畔吻了吻,唇温凉到我轻颤:“今天?你今天没去跟野男人厮混,倒老实在家?”

  虽然,他动作很轻,话很轻,却让我听出了隐忍。

  一字一句砸在我心上,砸得我鲜血淋漓。

  心就这么点大,经得起他砸几下?

  我忍着骨肉的痛,推开他:“你出差这么久,还不允许我找别的男人打发时间么?”

  砰……

  他一把将我推到沙发上,一拳砸在我脑袋边上。

  拳风犀利快如刀。

  睁眼,就看到他红透的眼:“我没把你伺候好,是我不对,来,我好好补偿你……”

  “不要!”我惊呼。

  

  

  

  

  我还是选择泣不成声。

  ……

  等他把我从沙发上拎起来往楼上走的时候,我攥紧的拳头松开了。

  我说:“季晨远,我们离婚吧!”

  这是我准备了好久的台词,现在终于说出口。

  他的动作突然僵了,而后又继续往楼上走。

  “我们离婚吧!”我又说了一次,这次比上次的语气更坚定,“既然我和别的男人睡了,那你还要我做什么?虽然我们这代人思想都挺开放的,但毕竟我觉得我们的婚姻限制了我,我一个已婚女人出去找异性,心里总有点负担。所以,我们离婚吧!”

  我一气呵成把话说完,因为我不确定下一次,还能不能这样坚决。

  “陆希!”季晨远捏我手腕的力度特别重,却不及别的地方疼,“我们从小到大……比不上几个野男……”

  “当然!”我不想听下去,打断他的话,“喜新厌旧,人之常情!季晨远,我腻了,从我四岁到我二十岁整十六年,我腻了,特腻!我要别的男人,我一想到这辈子只能跟你睡我就觉得亏!”

  他双眼骤红,指着门口:“滚!”

  我心口一疼:“好……我……我滚。”

  要带走的东西早就打包成了行李,我等了很久的逐客令,终于来了。

  转身上楼去取行李……

  “站住!”季晨远眼红未退,声音微颤,“我走!”

  走前,他又往我身上插了刀:“我一定是疯了,才在看到你和那些男人厮混的照片后,第一时间赶回来希望你告诉我都是误会!现在看来,的确是我误会你了,误会你会对我忠贞不二!”

  第二天,如我所愿,婚离了。

  签字的时候,手抖不已。

  ……

  医院,手术室。

  “你确定要做人流?”医生戴着口罩,手术灯晃得我眼晕,“你的情况,不适合手术。”

  我抓紧身下的床单,眼泪顺着眼角流。

  不做怎么办,以我的身体状况,生下来的孩子是畸形率高达百分之五六十。

  剩下一小半几率我不敢赌,我不敢相信我自己是幸运的。

  “做!”我咬着牙,把头偏到一边。

  可是,手术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抬手过来关掉了手术灯。

  “小希,你疯了!你现在做手术,很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

  我看着他,难道我应该让这个孩子来陪我受苦,帮我多撑几个月?

  我看着他:“我不要他!我不要他,我跟季晨远已经离婚了,凭什么还留着他的孩子!”

  他一天天长大,我却在一点点垂死挣扎。

  “不,你必须听我的!”陈岩温难得强势了一次,“留下他!”

言多bi池。说:

~~————~~

——~~~~——

嗯,是的,这是一个短篇故事。

干脆利落节奏快,情真意切有高潮。

喜欢请收藏 不喜请见谅!

笔芯~

     

手机同步首发总裁豪门小说《喜你白昼如焚》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fenbaner.com/book/2723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fenbaner.com/book/2723/542940 阅读此章节;

2021/1/28 17:0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