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个梦

作者:笛声三弄|发布时间:2017-04-19 09:39|字数:1216

  

  敞亮的房间里,男人拿着毛巾给淋湿了头发的女孩儿擦发丝上的水珠。

  几滴水珠顺着女孩儿嫩若凝脂的肌肤落下。可能是她刚才跑急了,呼吸有些急促。

  “叔,你心跳得好快,扑通扑通!”女孩儿将左耳贴在男人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扑通——

  扑通——

  男人托着女孩儿的脸,将她发烫的脸颊从胸膛上挪开,她再这样,他可做不到坐怀不乱。

  刚刚把她的脸从胸口挪开,女孩儿就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他没站稳,一个趔趄,后背往床上倒去。

  以被她扑倒的方式。

  “叔,你的脸怎么也这么红呢?给你降降温!”说完,女孩儿就捧着他的脸,亲了下去。

  敢问这个世界上哪有用亲吻来降温的?大概也只有时安想得出来!

  但是,亲着亲着,怎么就停不下来了……

  “铃铃铃——”

  闹钟响起,梦被打断,床上的男人剑眉微皱,手从被子里面伸出来关掉了床头柜上的闹钟,一看时间,六点半。

  他将闹钟放回,掀开被子起床,在掀开被子之后,看到了裤子……

  陆南望眉头紧蹙,又做梦了?

  他揉了揉太阳穴,穿上拖鞋往浴室里面走去。

  自从时安回来之后,这已经是他第七次梦到和她发生关系,她就像是一块巨石忽然间被投进了陆南望平静的心湖当中,激起了千层浪,是他力挽狂澜都没办法平复下来的不可力控。

  陆南望站在花洒下,冲掉了昨晚上的痕迹。

  半个小时后,陆南望一边围浴巾,一边从浴室里面走出来——

  “南望,下楼吃早饭——”

  盛浅予推开陆南望房间的门,结果刚打开门,就看到陆南望从浴室里面出来。

  男人只在腰间堪堪围着一条浴巾,身上的水珠还未擦干净。

  直教人挪不开眼去。

  “怎么不敲门?”陆南望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愠怒。

  盛浅予维持面上的镇定,“念衾说今天想让你送他去兴趣班,他说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送去的。不过你要是没空的话……”

  “我知道了。”陆南望打断盛浅予的话,似是没什么耐心。

  “那我下去跟他说。”她踌躇半晌,迟迟未曾离开。

  “还有什么事?”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五年,再加上陆南望本就是识人辨色之人,盛浅予的欲言又止逃不出他的火眼金睛。

  “时安回来半个月了,要是有时间的话……”

  “下次进门前记得敲门。”陆南望再次打断盛浅予的话,却说了个和时安毫不相关的话题。

  敲门?这世上哪个妻子进丈夫的房间还要敲门的?

  陆南望看着盛浅予紧握的双手,看到她眼底燃烧着的妒火,淡声说道:“她回不回来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若安分守己,该给你的,一样都不会少。”

  这样说来,盛浅予是不是该感谢陆南望赐予了她一个陆太太的身份?

  时安,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盛浅予咽不下这口气!

笛声三弄说:

笛子初来粉瓣儿,希望写出的文能博大家一笑,谢谢。

     

手机同步首发总裁豪门小说《许你温柔守望》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fenbaner.com/book/6252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fenbaner.com/book/62528/6380409 阅读此章节;

2021/1/22 1:2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