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要我如何?

作者:妖鸠露|发布时间:2018-06-21 10:34|字数:1151

  “时辰不早了,七皇子不如先回……”

  “别说话,我不想听见你的小嘴里吐出任何我不想听的字眼。”

  他含着薄怒的情绪咬了她的唇。

  叫什么七皇子,这摆明是故意气他的。

  他和她私下定情以来,她每每都喊他阿容。

  现在疏离的喊七皇子,难道不是故意膈应他?

  姬夜容将她压在暗巷,一只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软衣边缘摩挲。

  本来就如水墨画般清新淡雅的容颜染上了妖异的色彩。

  阮绵儿体质偏寒,常年手冷脚冷。

  他爱怜的去握她的手:“绵绵你的手好冰。”

  她却一躲再躲:“别这样,你别碰我。”

  排斥的态度仿佛他是什么肮脏碰不得的东西。

  这举动灼伤了某人的心。

  姬夜容半阖着眸,气息微乱:“绵绵,认错……只要你服软,不管你说了什么,我都原谅你。”

  阮绵儿看他一眼,红唇含笑。

  “我何错之有?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

  她伸手掰开他的手腕。

  用力七分,将他手腕扣的红痕显现。

  姬夜容眸色微深,错愕她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绵儿,你到底怎么了。”他目光如炬的盯着她看。

  此刻的他,像是被她拉入人间的凡夫俗子,眉梢微微上挑,浑身透露着不耐烦的情绪。

  可是不耐烦的同时他又耐不住哄她:“你一生气我整颗心都乱了,你到底要我如何。你告诉我。"

  他一紧张,连称谓都不管了,一口一个我,将她抱的紧紧的。

  *

  阮绵儿看着他,脑海中却浮现了顾暻昨夜暗哑着声音说对不起时候的无措和紧张。

  她不想比较。

  可是脑子不受控制的想。

  心痛的快要窒息。

  这就是不太爱和深爱的区别吗。

  姬夜容说爱慕她,可是总是哄着让她服软。

  顾暻从不说爱她,可是却是开口服输的那一个。

  她脚点地,轻轻垂眸,想起顾暻,不由一笑。

  “我不是你的谁,又岂敢让你心乱。”

  “告诉我,你刚才在想谁?”姬夜容双眉紧蹙,像是恨不得把她盯出一个洞来,他眼底愈发幽暗,无名的幽火止不住的往上冒。

  她眼波一转,下意识舔了舔下唇:“你管我?”

  姬夜容哑然,不敢相信一直温柔优雅的心上人会忽然变得如此锋芒毕露。

  他的语气开始变得凌厉。

  “本殿不管你谁管你,你是我的未婚妻!”

  “订婚了吗?”她反问,笑的跟妖精似的,眉眼含情,却看不出什么情绪。

  她满脸写着,我们很熟吗几个大字。

  当真是翻脸无情的典范。

  “……”姬夜容被她喜怒无常的态度弄的心绪浮躁,就像是一直牢牢握在手心的一颗棋子,忽然有了自己的思想,他要她往东,她偏要往西。

  “本殿明日就进宫请父皇赐婚。”他语速快速,像是急着给她承诺。

  阮绵儿拂开他的手,勾唇一笑道:“才不要。”

  她不嫁。

     

手机同步首发穿越架空小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fenbaner.com/book/6363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fenbaner.com/book/63638/6549310 阅读此章节;

2021/10/19 12:5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