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也不想放弃

作者:言多bi池。|发布时间:2020-10-21 12:23|字数:1286

不容反抗,但祁云也不想任人宰割。

哪怕有一丝一毫自己决定的机会,她也不想放弃。

即便她出身贫寒,前十八年生活颠簸。

那也不要嫁给邬慕华那个中年轮椅男。

更何况,还有邬烬那个不分青红皂白又心狠手辣的魔鬼。

她要离开,要弄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过孕,到底谁是孩子的父亲。

可是,人海茫茫,祁云对所谓的孩子的父亲的信息一无所知,又怎么寻找?

寻找,至少要有目标。

她总不能在身上挂个牌子,写着三个月前谁和她睡了。

靠在吴妈怀里,眼泪浸湿了她的肩膀。

“对了,老爷最近需要休息,但是有我们下人照顾。少爷说了,您身体养好之前,不用上去照顾老爷。”

求之不得,祁云苦笑。

……

一周后,深夜。

祁云拎着两套换洗衣服,偷偷从邬家跑了。

她不能坐以待毙,不能等她身体好了,让邬烬给她和邬慕华大摆宴席。

她才十八岁,虽然没念过什么书,但有手有脚,总不至于饿死。

谋生不易,谋碗饭总不至于难倒她。

在马路边找了个角落待了一宿,抱着胳膊靠墙坐着,街边只有路灯,和偶尔来往的车辆。

行人几乎没有几个,偶尔往来,也只是匆匆路过。

祁云抱着胳膊,越抓越紧。

秋风凉,衣衫薄。

从小就觉得自己无依无靠,此刻却有种孤苦伶仃的感觉。

还好,她从小在剧团长大,跟着东奔西跑,也与四处奔波流浪没什么区别,打杂干活受伤受气再常有不过。

所以,她并不娇气。

如今她要一个人在外谋生,她不怕,但很担心被邬烬找到,抓回去生吞活剥。

不过如今,她想先赚点钱,无论什么工作,再苦再累她认,总苦不过剧团。

攒了钱,再想办法解开心中的疑团。

她究竟为什么怀孕,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祁云脑子晕乎乎的,又饥肠辘辘,好半天才有了方向感。

饿着肚子四处游走,像个孤魂野鬼,还是个不完整的孤魂野鬼。

找来找去,她在一家餐厅找了个洗碗的工作。

原本,她以为能做服务员,但人家看了她几眼,问她有没有介绍人,她摇头,主管便直接把她安排到后厨。

挺好,至少,管吃管住。

不至于风餐露宿,饥肠辘辘。

“这里的规矩就一条:碗碟杯子摔碎原价赔,次数多了就走人。”

“好!”

“试用一个月,期间没工资,只管吃住。”

“好!”

“客人剩下的饭菜,有车拉走喂猪,不能偷吃。”

“呵!”

人不如畜。

可谁让她无依无靠。

在餐厅第一天,就做到凌晨三点。

双手被水泡到褶皱,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些细细的口子。

躺在员工宿舍的单人床上,祁云偷偷把手摸进袜筒。

她脚踝戴着条脚链,一根已经发黑的红绳系着一个很小很小的银花生。

她妈说,这是她爸留给她的,唯一东西。

祁云问过她,爸爸去了哪里,她总很鄙夷,说可能死了。

爸,你真的死了么?

若是活着,我这辈子,能有机会见你一面么?

如果有你,我会不会不像现在这样孤独无依,苦不堪言?

     

手机同步首发总裁豪门小说《他的掌中物》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fenbaner.com/book/874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fenbaner.com/book/8740/3794383 阅读此章节;

2021/1/28 17:43:06